People時人風雲 徜徉酒海41年

張君暉 繼續譜寫傳說

文/陳宜慧.攝影/陳俊谷(酒訊雜誌)

多年前,當外界還沒看好葡萄酒市場時,亨信公司的老董張君暉早已洞燭先機,提前佈局。走過葡萄酒非主流時代,跨過1997年市場崩盤,這家老牌公司一路穩紮穩打,時至如今還是酒界的長青樹,屹立不搖。

張君暉,堪稱台灣酒業年紀最長,卻仍活躍於市場上的酒商老闆。論事邏輯清晰,字字珠璣,更令人佩服的是,他雖然經驗老到,卻從不停止吸收新知,因為他認為:「葡萄酒的學習永無止境,需要靠時間累積經驗,從摸索中成長,才會發現個中樂趣。」而這樣子的低調沈穩,或許也是亨信從不曾暴起暴落的原因吧?

誤打誤撞闖入酒界

出身於一個大家族的張君暉,有7個兄弟姐妹,父親是影響他極深的人。「他從沒打過我們,頂多說聲『可惡』而已。」正因如此,他遺傳了父親的溫文儒雅、循規蹈矩。他說,跟太太結髮近50年,還真沒吵過架,因為他們總是彼此尊重。喜歡簡單生活的他,談著談著,就緬懷起過去那沒什麼娛樂,卻過得很自在的單純年代。

和這位像是酒界活字典的老董事長對話,就彷彿是進行口述歷史的訪談,動輒一步就跨越到60多年前……。

民國39年(1950年;為便於敘事,以下皆用西元),張君暉來到了台灣,以南京大學經濟系畢業的背景,踏入公營事業。直至1970年,因緣際會碰上了一位亟欲脫手若干洋酒代理權的貿易商老闆。

在那個年代,全台灣能販售進口菸酒的特許單位,只有公賣局與美國大使館(駐臺軍政單位內部需求),而代理商只需下訂單、抽佣金,剩下的事交由兩方處理即可,就這樣,張君暉誤打誤撞進了酒業。

滿腹知識源於勤學

在當時的公賣制度之下,台灣一共只有8家代理商,因消費習慣仍著重於干邑與威士忌,因此代理多以洋酒為主。而葡萄酒雖然利潤偏高,但價格卻起伏不定,所以當時亨信主要的收入仍仰賴三節(端午、中秋、春節)的干邑銷售業績,葡萄酒只是「做興趣」,有時甚至無利可圖。

1987年台灣開放酒類進口。同年,張君暉也跑到了波爾多的Vinexpo酒展,開始自己進口葡萄酒。

初期,他去法國,諸事一竅不通,只有看資料的份。也曾經喝到一款眾人讚賞的波爾多紅酒,委託海運到了台灣後,品飲時卻不如預期,這才瞭解到葡萄酒經由運送搖晃後,必須靜置數個月,才能回覆到原先的水準。

後來他索性抱著知名葡萄酒酒評家Hugh Johnson的著作猛K,靠著勤學,張君暉拼湊起他自己的葡萄酒藍圖。

不破壞行情是鐵則

1995年,因為全台灣「紅酒對心髒有好處」的說法甚囂塵上,許多人一窩蜂衝進市場經營葡萄酒,造成進口量驟然暴增,不料需求卻不如預期,終在1997年葡萄酒市場崩盤,不少代理商撐不住,紛紛關門大吉。但亨信始終秉持著一貫不躁進、按部就班的經營態度,反而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如今亨信旗下有來自8個國家,200多種葡萄酒與烈酒,除供應各大飯店餐廳需求外,2001年起也在百貨公司開設門市專櫃,提供消費者更便利的採購需求。

對於亨信的業務持續穩定成長,張君暉歸因於葡萄酒的品項很完整,年份好,且價格合理。他認為,不要破壞行情是基本的經營原則,因為即使價格定得高,每經過一層就打個折,最後把底價都破壞掉,也把商品應有的高度毀掉了。

他以日本市場為例,從進口、經銷、盤商、零售每個環節都各司其職,如此一來,每個人都有利可圖,而非惡性競爭。

東西方品酒大不同

不只在市場上有自己的經營策略,張君暉對於東西方飲酒文化的差異,以及餐酒搭配的邏輯,亦極具見解。

他認為,東西方人都愛酒,但喝酒的方式截然不同,台灣人常為喝酒而喝酒,但西方人多是以酒佐餐居多。比方說:「早年,我們邀約幾位好友到餐廳用餐,點菜時會說先來幾道下酒菜,頗有為喝酒而喝酒的意味,但只要開始吃飯了,就不喝酒了,這是過去的習慣;而現在,不管吃到第幾道都還是來者不拒的喝。」

但西方人可不同了,用餐前他們會先到酒吧喝上一、二杯,像是威士忌加些蘇打水、雞尾酒、苦艾酒(Vermouth)或不甜的雪梨酒(Fino Sherry)等。接著才去餐廳就餐,根據所選的菜色搭配合適的葡萄酒,主要的目的是令主食的滋味更好。而餐後再來杯白蘭地、香甜酒(liqueur)或麥芽威士忌。

另外,他認為中國人知道葡萄酒的早,瞭解葡萄酒的少。比方說,中文裡的「酒」字,包含了所有的酒精飲料,將英文中的Wine一詞,通常譯為「酒」;但事實上,Wine是fermented grape juice(發酵的葡萄汁),也就是葡萄酒。引伸來說,凡經過發酵而釀成的含酒精飲料,都可以稱Wine,如紹興酒。

餐酒搭配其實不難

除此之外,對餐酒搭配頗有研究的張君暉認為,葡萄酒餐酒搭配並不如福斯想像的困難,比方說東方人用餐,吃清蒸魚或炒蝦仁,會加上一些醋,讓口味更加鮮美。就如同西方人吃海鮮時喝含有果酸的白葡萄酒,其實道理大同小異。如此一來也不難理解,油膩的牛排配上具有單寧酸(Tannin)的紅酒,是多麼去油解膩。

走過酒業41年,他發現愈來愈多年輕人對葡萄酒具有濃厚的求知欲,也願意嘗試各種酒款,這對於台灣葡萄酒市場來說,極具正向的推力。

談到了年輕人,那自己有沒有考慮退休呢?他笑著說:「快了快了」。不過想必下次跑到哪場品酒會時,應該還是會看見他,一派自在地遊走在葡萄酒世界,享受微醺的迷人滋味吧。(本文摘自WSD酒訊雜誌65期 2011年11月號)

Related Posts
  1. Hello there, simply become aware of your website through Google, and found that it is really informative. Im going to look out for the city. Ill be thankful for people who carry on this particular in future. Plenty of people will probably be benefited out of your composing. Many thank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