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級論:到不同的領域再打一次比較容易

(photo by  Joe Shlabotnik)

【編輯按】

這幾天,在新浪微博上瘋狂轉貼這篇部落格文,作者羅浩(Howard)是一位由資訊產業轉投到傳統產業的非傳統工程師,這篇文章對於許多爆肝打拼的資訊產業中國大陸年輕人來說,猶如找到好的新方向一般,但也引起許多爭議,Inside 徵得作者同意後,發表於此,以饗網路同好。

(如果您自信有任何網路創業、應用程式、網路科技心得相關好文,歡迎投稿來信至 contact@inside.com.tw)

正文

幾乎一年沒有寫部落格了,說沒時間那是藉口,唯一的原因是,年紀越大越發覺自己膚淺。有些想法還沒提筆,就發現很幼稚,就不敢發出來貽笑大方了。這次先給大家說個小故事:

從前有三個屌絲 (按:屌絲(也會寫作「吊絲」),是中國大陸地區網路文化興盛後產生的諷刺用語,通常男生用作自嘲矮、窮、醜(與「高富帥」相對)和沒有女友),聚在一起做網絡,提供免費的網絡服務,砸鍋賣鐵,通宵達旦,除了賣腎啥都做了。3年後終於做到了五百萬用戶,對於年輕人來說,能把五百萬人玩弄於鼓掌之間,已經是很牛逼轟轟的事了,不過用戶越多,成本越高,每年服務器、頻寬租金、房租水電、廣告運營等成本,已經達到了十七八萬,屌絲們不得不面對一個終極問題:如何盈利?

屌絲們定了三盤沙縣水餃,圍著一箱子的冰啤酒開始計算:按照最近一月的登入情況來看,四百萬個帳號已經不活躍了,真正有商業價值的只有一百萬人,如果開通xx功能,收點高級會員費,讓其中1%的人升級為高級會員,每年付30塊錢年費,那麼每年收入就是100萬x1%x30元=30萬元!不錯嘛, 扣除十七八萬的運營成本,還剩毛利潤12萬,每個屌絲年底能分到4萬大洋,如果按照打工者的算法,這三個人每人月薪3333元,沒有獎金,沒有津貼、沒有任何福利,上班還得帶自家的電腦。

儘管如此,屌絲們還是激動得咬了一口水餃:感謝蒼天!我們終於要盈利啦!!!那一夜,人們看到三個發瘋的屌絲在屋頂翩翩起舞。

韓寒說,中國人民是最有忍耐力的族群,一點好處就感激涕零。他一定不知道,IT創業界裡的屌絲,才是這群傻逼中的戰鬥機。他們可以平靜地忍受每年都持續虧錢,而且還能信心十足的對所有人說公司的狀態非常好,如果有一天居然收支平衡了,他們會激動的趁夜難眠,比北朝鮮倒掉還開心。

本文開頭的三個屌絲,其實是非常幸運的,至少能做到月薪3333元。大部分的屌絲在第一年做到幾萬用戶的時候就會掛掉,原因眾多,最主要要的是意志太弱,受不了最初的寂寞;意志稍微堅強點的會在第二年第三年慢慢掛掉,原因主要是資金斷裂、團隊分裂;能成功熬到第四年還沒餓死、還沒被口水淹死、還沒被腸胃病頸椎病腰肌勞損折磨死的,甚至員工不減反增的,基本上屬於神仙級別了。

我為什麼要說三個屌絲的故事呢。首先是因為這是身邊每天都在發生的故事,其次是因為感到可惜,IT界在我眼裡一直是一個無比高級的職業,聚集著全球最聰明、最富有的人類精英。以IT創業界的青年們的智商,他們可以做成任何一件事情,包括改造銀行到製造汽車到發射航天飛機。結果這幫人卻整天在蓬頭垢面得為3k的月薪而掙扎,太悲催了。

為什麼用悲催這個詞?如果一個人生下來就在山溝溝裡,一輩子都沒機會去見什麼好東西,這不叫悲催,這只叫苦難;而如果一個人生出來有一個奇怪的特異功能:皮膚出來的汗水會凝結成昂貴的水晶,本來只靠出汗就能賺錢,結果這傻逼居然覺得出汗這個行為太低級,做手術把自己的汗腺全給切了,而且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做了什麼傻事,這才叫真的悲催。

我們IT界中的很多人,生下來就是有這個出汗成水晶的特異功能的,正是因為這種與眾不同,這群人能混入牛逼的大學,整天打網游還能寫出像樣的畢業論文, 拿到學位,進外企,考CPA,做諮詢、做證券分析,研究高分子材料,做電子商務,做雲計算。。。一級一級的上升,直到有一天,發現身邊的人裡,已經沒有一個不是CPA,不是諮詢師,不是高級研究員了,身邊的人全是業界精英,個個都超級強悍。在這個所謂的高級圈子裡,自己並沒有任何過人之處,只不過是just another analyst而已。在高級圈子裡拼的頭破血流,最後也只能混到給台灣人整理數據而已。莫然回首,發現當年的血氣方剛、年少時的無限夢想,進化成了一身肥胖的贅肉。這個時候,有個旁觀者說:“升級到頭了,該降級了”

當一個社會瘋狂鼓吹快節奏的時候,一定需要有人來宣揚慢生活;當全社會跟打了雞血似的吹捧升級的時候,一定需要有人來說說降級論。

IT青年們喜歡打遊戲,喜歡升級。他們的人生也和遊戲一樣,沉醉於不停的升級中,不僅喜歡升級自己手上的技術,把MySql改成MongoDB,把Apache升級為Nginx,在Mac上裝Ubuntu,Ubuntu裡再裝個虛擬機去跑Mac OS。。。IT青年們也喜歡升級自己的人生,從程序員升級到項目經理,再升級到技術總監或產品總監,再升級到合夥人。。。

在不斷追求升級的過程中,所面臨的一個很大事實是:當一個人從A剛升級到A+級的時候,其實這個人的能力層級依然只是A的層級,還未勝任A+的層級,他必須要到A+的後期,才可以勝任A+。就好像一個高中生,高考完之後,雖然理論上已經屬於大學生了,但是他的實際能力依然只是高三畢業的水平,除非他全部pass了大一的期末考試。同樣的道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的身份和稱謂,都是在描述“未來的自己”,而不是現在的自己。當你從銷售員升級為銷售經理的時候,你自我感覺很好:“我現在是銷售經理了”,但是這個時候,你並未通過公司對你作為銷售經理這一年的工作成果的考核,你只是一個“未來可能是合格的銷售經理”的前身。如果年終考核你失敗了,那麼這一年最準確的描述是:一個銷售員,佔了整整一年銷售經理的位子,最後失敗了。而且這一年一定會過的很累,因為通過考核的其他銷售經理,才是真正勝任這個層級的人,跟一幫真正屬於這個圈子的人廝殺,就好像拳擊館里當陪練的小角色,去和泰森比了一年的武,怎麼可能不累呢?

當我07年進入互聯網行業的時候,就是那個拳擊館裡陪練的小角色,我被迫去跟全國各地的泰森比拼,結果累的半死。後來我開始反思最初的目標,為什麼要在自己身上掛一個“拳擊高手”的招牌,被那麼多泰森追著打?我把這塊招牌卸了,找個完全沒練武的人去比拼,不是更容易贏麼?於是果斷照做,去找了一個沒人懂拳擊的小鄉村,做了純英文的Tucia.com (需翻牆),只做國外的業務。在那個地方,作為一個知名武館的拳擊小陪練,我成了村子裡拳擊技術最高超的人,受人仰慕,還開武館教人拳擊,活的非常滋潤,而且在教人拳擊的過程中,自己的拳術也比以前提高了很多,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拳法,我雖然進不了泰森們的大圈子,但他們也進不了我的小圈子。

關於圈子,有一個很赤裸裸的現實:不會是你進入圈子,只能是圈子進入你。很多人會四處找關係,“幫我介紹給xxx吧,我想進入你們的圈子”,這樣的人是永遠進不去這個圈子的,因為圈子的天性是,永遠追求更高一個層級的人。而我們的大部分人,其實都在以低一級的屬性,佔著更高一級的位子,徘徊在更高一級的圈子邊緣,與更高一級的人競爭,幻想著自己可以升級到那個圈子裡去。也許永遠進不去,悲催的努力一輩子;也許運氣好,某一天真的進入這個圈子了,但那個時候又會有下一個目標,希望進入更高級的圈子,這是一場沒有終點的戰鬥。永遠的追求升級,永遠的累。

有沒有想過降級呢?

如果一個來自微軟的高級工程師,辭職去一個養豬場做開放平台經理,那麼他的到來不僅會讓養豬圈感到無比榮幸,更是意味著,利用他在IT界訓練出來的高效工作方式和邏輯思維能力,他可以掀起一場養豬行業的革命,使得20年後才會出現的人性、高效、開放、協作、健康的養殖方式提前到達。在這場革命中,他會活的非常有價值。這種價值,在原先的圈子裡,是完全體驗不到的,因為他此前的所有工作,只是在滿身瘡痍的Windows系統上不停的推升級檔,無論打多少都逃不開產品衰落、被人鄙視的命運。

很多人的命運,都像是上面那個微軟工程師。只需要降級,就能創造更大的價值,也能獲得更大的滿足。那為什麼不呢?為什麼要死死抱著那個所謂的“高級職業”不放呢?

去年我曾犯賤去趟了行動網路的渾水,做了個手機App,剛開始的時候感覺很高級,但很快,鋪天蓋地的競爭對手就出現了,我又發現自己陷入了07年一樣的場景:作為一個小小陪練,我他媽的又被一幫泰森們給圍住了。當泰森中的戰鬥機—微信,變得無比牛逼之後,我就知道,戰勝這群泰森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了。於是我再次投靠了“降級論”,把自己從牛逼哄哄的行動網路行業,降級到了一個被人不齒的低級項目:Tucia Baby

這個項目雖然是傳統行業,但是我們基本上是按照互聯網產品的思路去做的,除了拍攝需要來店里以外,其他一切,包括營銷、預約、客服、後期、選片、取片、客戶關係等,所有環節都放在網絡上,尤其是微博(@tuciababy官網)。當然,最重要的是,作為一個腦殘的果粉,我按照iPhone的做工去要求每一張作品,必須達到我們能力可以做到的最好水準,不計成本的最好水準,才允許送給客戶。正式接客不到兩個月時間,雖然還遠未達到成功,但目前已做到每天都有客戶訂單,財務上已實現盈利,未來相信一定會比大部分App開發者更光明。(ps:我們沒有請公務員吃飯喝酒泡桑拿,也沒有塞錢給任何政府機關。當你的產品真的用心做到很好的時候,其實你不需要討好任何人的。)

這個項目讓我沉思了很久:07年我曾把一個純純的web2.0網站做到了alexa中國區前1000名(如有質疑,請查詢2010年附近的tucia.com排名),結果一路虧損,到最 後只剩下一個員工;11年我把那個純純的App做到蘋果官方推薦免費榜第一位(如有質疑,請看點此看截圖),那段時間每天四五千iPhone安裝量,結果一路燒錢,到最後瀕臨關閉;而如今,我只需把自己從純純的互聯網降級下來,做一些看起來有些“低級”的項目,居然就能立即實現收支平衡。

除此以外,我還發現一個現象,中國消費者在與奸商們的長期鬥爭中,已經培養出了一種非常苦B的品質:只要不被坑,他就謝天謝地。如果商家嚴格做到了承諾的每一件事情,客戶就會感動的淚如泉湧。如果商家不僅做到了所有承諾的事情,還很貼心的提供了一些額外的服務(比如我們給每位客戶贈送非常好吃的櫻桃和進口巧克力作為甜點),那麼客戶就會激動的哭天喊地、奔走相告,推薦給他認識的每一個人。

其實這片骯髒的國土,就是上天賜予IT青年們的最好機會。

在一個不會練武的村子裡,只要你會打兩拳,你就是拳術最厲害的人;在一個沒有服務意識、忽視產品質量的土地上,只要你用心做服務,用最高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就會成為這塊土地上最出色的商家;在一個沒有現代管理意識,不懂網絡、不懂微博、不懂用戶體驗、不懂口碑傳播的粗獷社會裡,你只需要把之前花在IT產品上的心思的10%拿過來用,就可以秒殺一切天朝對手。

所以,

IT青年們,當你在為網站的轉化率苦苦思索的時候,當你在為App的活躍度輾轉反側的時候,當你在為融資計劃苦苦哀求各界大佬引薦的時候,也許犯了一個錯誤,也許你們的腦子最值得閃光的地方,不是去悲催的IT界當炮灰,而應該是去按摩界、餐飲界、燒烤界、早餐界、理髮界、送花界、紡織界、成人用品界、個人護理界、汽車修理界。。。。與IT界相比,這些行業的確無比低級,他們的老闆連QQ都會發音成“摳摳”,他們的員工一輩子都沒用過Email;跟他們解釋什麼是SEO,什麼是用戶體驗,什麼是數據挖掘,他們會在聽你說完之前就開槍自殺掉。正是因為如此,這些行業才是如此的不堪一擊。正是因為如此,當智商高達147的IT青年還在為3k薪水拼命、而智商不到50的燒烤店老闆正坐在porsche裡玩著前面那位青年開發的App的時候,我就忍不住仰望星空。

這些原始而純粹的行業,正在等待IT精英們的降級,如同蒲公英一般的傘兵,在黑夜裡從天而降,長驅直入,用最智慧的產品、最優質的服務拯救這些早就該死的行業,屌絲的生命將會綻放出銀色的羽翼,無比豐滿,無比性感。

文章來源:Howard’s Startup Game @meditic

作者微博:@meditic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